通识教育的“新作为”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7年05月23日12版  日期:2017-05-27 16:34:21  发布人:admin  浏览量:26
 
在我国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的背景下,如何激发高职学生的创新创业活力及创造力,培养他们的创新意识和创业精神,使其具备卓越能力、全面素质和健全人格,是高职院校面临的新课题。

    创业教育的困惑

    近年来,高职院校的创业教育发展呈现风起云涌之势,从参与创业的学生数、开设的创业课程数,到高职学生创业意识、创业倾向、创业技能的提高,以及高职毕业生自主创业比例持续上升等,都可以看到高职创业教育的显著效果。

    然而,创业教育最重要的不在于培养创业者的数量,而在于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从总体来看,高职院校的创业教育还处于初级阶段,并没有形成系统、完善的创业教育体系,高职学生创业者的创业精神教育仍显薄弱,创业教育目标的功利性问题依然突出,人才质量呈现“平均分高、方差小”特征。

    具体分析高职创业教育的现状可以发现,不少学校视创业教育为缓解就业压力的权宜之计,普遍拘泥于狭义创业的创业教育,重专业、轻素养,重视实践、技能教育,轻视创新意识、创业精神的培养,学生的理想信念、价值观塑造等往往成为创业教育的盲区。同时,创业教育呈精英化趋势,很多学校关注的仍然是少数人的创业活动,而非多数人的普及型创业教育,创业教育的实际成效十分有限。

    创业教育的本质

    我国学者钱颖一在《大学的改革》中指出,创业能力的核心是创新意识和创业精神,创业教育的核心是启蒙学生的创造力,而这种创造力包括了创造性的精神、创造性的思维和创造性的能力。创新创业能力是一种综合性的能力,是创新意识、创业精神及创业者的素养修养、心理素质等的集合。

    美国、日本、德国等国家都建立了较完善的创业教育体系,并十分注重企业家精神的培养,如日本的创业教育直接就叫企业家教育。创业教育之父蒂蒙斯认为,学校的创业教育应该不同于社会上的以解决生存问题为目的的就业培训,更不是一种“企业家速成教育”,真正意义上的创业教育应当着眼于为未来的几代人设定“创业遗传代码”,以造就最具革命性的创业一代作为其基本价值取向。美国高校创业教育的“磁石模式”“辐射模式”均强调将创业教育做成全校性的普惠教育,倡导学生将创业精神作为创业必备的“工具”,并由此涌现了一批与不同专业相结合的创业课程,如康奈尔大学的“创业精神与化学企业”“设计师的创业精神”“小型企业与法律”等。

    创业精神是创业理想产生的原动力,是创业成功的重要保证,直接影响创业者的创业意识和创业观念,无意识、观念模糊的创业必将使创业者无所作为。

    通识教育的作为

    通识教育是广泛的非专业性教育,是以广博的跨专业的普遍知识为教学内容,以促进学生知、情、意全面发展以及养成健全人格为目的的教育思想和实践。

    在世界著名的通识教育理论中,以纽曼为代表的“永恒主义理论”强调,大学教育的目的就是大力开阔眼界、扭转思想观念、培养思维习惯;以杜威为代表的“进步主义理论”提出,教育即生活、学校即社会,强调通识教育是持续、终身的教育。我国的“通才教育”思想在近代高等教育产生之初就有,20世纪80年代以杨叔子等为代表的一批国内学者开始了通识教育研究,提出文理兼修概念,强调通识教育对于全面提高大学生素质、精神文明建设和社会综合发展的价值与意义,倡导创业教育应成为通识教育的一部分,创业教育是其他通识教育课程的基础等。

    相对于专业教育,通识教育渗透着价值、信仰、品格、道德、审美等内涵,通识课程更侧重学生人格和心智的成熟,着眼于人的主体性发展。具体地说,就是通过实施通识教育,帮助高职学生树立正确的创业理想和信念,将传统的外在“激励”转化为高职学生内在的自我“激励”,使他们不自觉、不系统的创业理想上升为自觉、明晰和稳定的信念,使空谈、幻想变成切合实际的科学的创业理想,使一时的冲动变成稳定的信念,将种种心理障碍转化为理智支配的执着追求,包括有效克服创业者个人或组织的狭隘和短视,使高职学生创业者能够坚持初心为自己的理想奋斗,真正成为有理想、有境界、有责任感的创业者。

    如何跳脱狭义创业及就业指标的束缚,从“就业教育”走向真正的“创业教育”,着眼创新意识和创业精神的培养,在创新创业现实与创业精神之间架起一座桥梁,或许正是通识教育的“新作为”。也就是说,建构以通识教育为指导的创业教育教学体系及渗透通识理念的教材体系、课程设计等,充分发挥通识教育“无用”知识的有用性,显得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作者王春柳系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王艳系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教授)


核发:0 点击数:26 收藏本页
分享到
相关链接